即刻訂閱付費資訊
登錄 免費注冊 我的FT 設置 登出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免費注冊找回密碼
新型冠狀病毒

新冠危機把英國人帶回1970年代

施裏姆斯利:近年有些英國人對1970年代懷舊情緒高漲。對他們來說,好消息是,保持社交距離讓我們能夠把那個年代再經曆一遍。

過去幾年裏,人們對1970年代的懷舊情緒高漲。對于那些緬懷那個令人沮喪的十年的人來說,好消息是,我們能夠把那個年代再經曆一遍。

隨著英國准備邁出解封的第一步,進入一個保持社交距離、盡量減少接觸的沈悶世界,我們將能重溫那個年代所有最糟糕的部分。

我並不是說我們都要開始把浴室裝修成牛油果綠色,或者購買領子寬到可以做3件防護衣的襯衫。

事实上,我们的家里可能看起来仍然正常。技术进步让我们与朋友和工作保持联系,并且让我们避免一些糟糕的千篇一律。我们不会受限于3个电視頻道,还可以在网上领略大千世界的各种奇闻,借此消磨时间。

但从我们走出家门的那一刻起,问题就开始出现了。这将是真正的《幻想星球》(Life on Mars,2006年至2007年英国科幻警匪电视剧,讲述一名警官于2006年被一辆车撞倒后,发现自己回到1973年——译者注)时刻。在室内,我们生活在2020年,但一旦到了户外,我们又回到了1970年代。

社會曆史學家指出,對大多數人而言,1970年代才是1960年代真正到來的時候,而記憶將1970年代濃縮成一個聽華麗搖滾樂、玩橙色彈跳球、穿厚底鞋和首次體驗打包度假的時代。

但1970年代的真實色彩是棕色和灰色。我一直認爲彈跳球是那個年代的完美暗喻。它看起來很好玩,但不能真的彈跳起來。

汽車旅行總是短途的本地旅行,因爲沒有真正可去的地方。高昂的油價和一周三天的工作讓許多人現金短缺。食物都很難吃。異國風味的餐食充其量不過是海螯蝦或北極雪糕卷。

当时似乎只有一家餐厅,那就是Angus Steakhouse。而尽管有人开始穿上颜色鲜艳的衣服,但它们只是反衬出其他一切的沉闷。

星期天,所有商店都會關門,而周一至周五沒有一家酒吧營業半天。至于出國旅行,嗯,在那個時代,就連去西班牙馬略卡島(Mallorca)一周也被認爲非常異國風情。“飛行常客”這個詞不屬于那個時代,盡管其考古價值可能使它成爲一個不錯的樂隊名字。

當時郵購公司會不斷地爲一些荒唐的小玩意做廣告,這些小玩意的廣告詞寫得很漂亮,但只用兩次就會散架,比如釘紐扣的小工具Buttoneer和玩具電子琴Stylophone(實際上,Stylophone的問題在于它散架得還不夠快)。

這些聽起來熟悉嗎?在疫情當前的生活中,很少有酒吧和餐館能正常營業。工作時間將再次受到嚴格的管控。電影院、劇場和外出就餐都將成爲難得的享受,盡管如果它最終創造了“汽車影院”文化,那會很酷。

消遣方式將會變成進行一次“惬意的散步”(酒吧不再是目的地)。給我們帶來無用小玩意的曾經是電視,現在換成了我們的社交媒體推送(有人需要便宜的電動理發器嗎?)。古怪的口罩將成爲彰顯個性的方式。

音樂領域可能好一些,但仍然不會有演唱會,所以我們更像是生活在一個英格蘭中部的小鎮上,一個月只有一次大型演出,而且來的總是Showaddywaddy。(如果你很年輕,沒聽說過Showaddywaddy,別用谷歌(Google)搜索,只要心存感恩就行了。)

保持社交距離意味著小商店一次只能招待一個顧客。就像1970年代一樣,商店裏的人堅持親自爲你服務,並且不管後面排了多長的隊伍也要和你閑聊一番。現在也會是一樣,只不過沒有了那時的親切友善。

我們也許不會經曆那個時代最嚴重的種族主義、性別歧視和同性戀恐懼。但我們不太可能免受大規模失業和太多年輕人的絕望感。雖然英國在1973年剛剛加入了歐盟(EU)(當時還是歐共體(EEC)),但它仍是內向、沈悶和效率低下的。

那麽,歡迎回到1970年代。它將是灰色和棕色的,而且將持續很久。這一次的危機可能沒有什麽積極之處,但當它結束時,我們可能都會記得我們爲什麽認爲自己很喜愛1980年代。

譯者/何黎

版權聲明:本文版权归泡芙社区app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讀者評論

泡芙社区app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号×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