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訂閱付費資訊
登錄 免費注冊 我的FT 設置 登出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免費注冊找回密碼
股市

如何保護非公衆公司的中小股東權益?

鄭志剛:從公司治理角度解讀當當網公章搶奪事件,更多體現的是中小股東在維護自身投資權益過程中的無助和無奈。

當當網公章搶奪事件是近期繼瑞幸財務造假醜聞頗爲吸引公衆眼球的典型公司治理事件之一。在強調文明和法制的今天,很多人對創始人和前CEO李國慶以“准暴力”(李國慶率領四個“黑衣大漢”)方式搶奪當當公章不以爲然。如果換一種視角,從公司治理角度重新解讀這一公章搶奪事件,我們或許從中看到的,這一事件背後更多體現的是中小股東在非公衆公司中維護自身投資權益過程中的無助和無奈。

首先,尽管股东通过集体享有所有者权益,而成为公司治理的权威,使董事在法律上向全体股东负有诚信责任,但从各国公司法立法和实施情况来看,不同持股比例导致的实际控制权的掌握,使同样的股东所处的法律地位不同,掌握实际控制权的大股东在公司治理中具有优势是不争的事实。因而,在公司治理理论和实践中一个看似永恒的公理是“控制权始终是重要的”。而當當網公章抢夺事件从另外的角度表明公司控制权的重要性。数十枚公章显然并非李國慶那次行动的目的,他真正目的是在中國制度背景下具有特殊涵义的公章所表征的公司控制权。

我們知道,保護不具有私人信息,從而在信息不對稱的分布中處于信息不知情地位和弱勢的中小股東的權益,是公司治理理論和實踐開展的邏輯出發點。事實上,無論是上市的公衆公司還是類似于當當目前私有化後退市的非公衆公司,如何保護中小股東的權益始終是各國公司法以及相關公司治理制度制定和實施的重點。例如,各國公司法圍繞是否有權發起特別股東大會、是否有權提名董事以及允許以累積投票的方式選舉董事、是否小股東允許集體訴訟制並要求舉證倒置等內容和主題做了大量的規定。

盡管有如此多的規定,但類似于李國慶這樣的小股東如何才能有效地表達自己的訴求,使自己的投資者權益得到有效保護呢?是通過在股權分配中並不占優,甚至由于離婚協議尚未達成而存在爭議的持股比例,來召開特別股東大會?還是像很多人所鼓吹的那樣,走“道路阻且長”的漫漫司法訴訟之路?

其次,如果說,在公司治理的理論和實踐中,如何保護不具有實際控制權的中小股東權益始終是公司治理面臨的挑戰,那麽,對于非上市公司的中小股東權益保護更是難上加難。如果是上市公司,作爲公衆公司,它需要履行嚴格的信披義務,同時受到監管當局和資本市場的監督。如果各國公司法規定的各項權利由于法律實施成本太過高昂,中小股東可以選擇“以腳投票”。而一些關鍵股東(諸如當當網的李國慶)減持,甚至徹底退出,將向資本市場發出強烈的信號。我們發現,有時候,關鍵股東希望對違反誠信責任的董事的懲罰有時不是通過法庭而是通過資本市場輕松實現。然而,十分不幸的是,當當網多年前選擇私有化,目前是只有少數股東的非公衆公司,既缺乏像上市公司一樣來自監管當局和市場的監督壓力,又缺乏“以腳投票”的退出機制。如果當當網像李國慶向媒體所指控的那樣,“具有分紅的能力卻長期不分紅”,在非公衆公司的中小股東又能如之奈何?因爲公司法普遍規定,“除非董事會做出承諾,否則發放股利不是公司的義務”。

版權聲明:本文版权归泡芙社区app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評論

泡芙社区app欢迎读者发表評論,部分評論会被选进《讀者有話說》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号×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