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訂閱付費資訊
登錄 免費注冊 我的FT 設置 登出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免費注冊找回密碼
新型冠狀病毒

美聯儲的大膽實驗

陳稻田:此次疫情救助,美聯儲已经深入到社会的中小企业和家庭;美聯儲不仅是传统意义上的中央银行,法治是經濟达到高水平发展的基石。

疫情之下,美聯儲進行了一些列舉措。

2020年4月9日,美聯儲公布了新的总金额为2.3万亿美元的信贷救助计划。针对大型公司的公司债和公司贷款购买规模上限为7500亿美元(PPMCCF和SMCCF);针对中小企业的贷款资产购买规模上限有6000亿美元(MSELF和MSNLF);针对地方政府的债权购买计划购买上限为5000亿美元(Municipal Liquidity Facility);主要针对家庭和小企业的贷款(学生贷款,车贷,信用卡贷款等)的资产支持证券购买计划上限为1000亿美元(TALP)。针对雇员的工资保护计划(由联邦小企业管理局执行)提供资金3500亿美元。 总计正好是2.3万亿美元。值得注意的是,这些资产都是在传统的国债购买之外的。

即便相比于已有的庞大资产规模,这个救助计划规模也是惊人的。不过,范围而不是规模,是这次行动最大的特点。这次救助行动的信用投放对象包括家庭、中小企业、大企业、州和地方政府,基本包括了实体經濟的所有主体。从工具上,这一次美聯儲的资产购买范围扩大到企业贷款、企业债券和市政债券。2008年金融危机美聯儲也购买过“两房“发行的债权,也购买了部分以房贷为基础资产的证券(要求两房担保),但是,资产购买的绝大部分是国债。问题资产的剥离(7000亿),购买者是财政部(通过TARF),而不是美聯儲。不难看出,这一次美聯儲的资产购买范围大大突破了以往。

此外,美聯儲不再局限于从二级市场购买,而是可以参与一级市场(也就是直接借钱给合意的借款人),这让美聯儲有了给实体經濟直接输血的能力。从二级市场购买,相当于是给金融机构输血,但是金融机构是否愿意再把血输给实体經濟,也就是把获得的资金贷款给实体經濟,则在美聯儲的控制之外。从2008年开始到2015年量化宽松结束,美聯儲资产规模扩大到接近五万亿美元,但是經濟复苏缓慢,最重要原因在于金融机构从美聯儲获得大量资金后,没有扩大对实体經濟的信贷规模,这一点从美国主要银行的资产规模就可以清晰的看到。美聯儲改弦易辙,把资金直接大规模注入家庭和实体企业,这是空前的。

在很多人的印象里,美聯儲的高光时代还是在格林斯潘的治下,尽管因为2008年的金融危机,这位接近传奇美聯儲主席也受到不少责难。不过,在我看来,在继任的几任“乏味”的联储主席的领导下,美聯儲雄心勃勃,今非昔比。它不再依靠联储主席的灵感来管理,比如“格林斯潘”辞令,而是具备了大规模向家庭和經濟实体直接放贷的能力。在某种意义上,美聯儲现在既是中央银行,又是商業银行了。这是质的变化,我们在见证央行一次空前的大规模实验。

我们的經濟活动在通常情况下可以通过自发的市场秩序组织得很好。但是,在一些巨大的冲击面前,它会受到严重的干扰,尽管市场也有自我修复功能,但这个修复过程可能是痛苦而漫长的,在这个过程中人们有可能对市场經濟丧失信心,我们在历史上多次看到这种情况。 这次的新冠病毒迫使一部分經濟活动暂停,而从事这些行业的人会受到严重冲击,他们恶化的财务状况(比如无法偿还房贷)会影响到别的部门,比如金融体系,进而影响整个經濟。这时候,动员国家力量进行系统性的救助是必要的。市场經濟在产品市场运行良好,但是货币体系和资本市场是經濟协调过程中的一个高度不稳定因素,现代市场經濟离不开它,但是它有时候又像失控的野兽。我们在2008年见证了它的破坏力,金额不超过一万亿美元的次级按揭贷款,真实损没有超过3000亿美元,但是它撼动了整个世界經濟体系,并且经历长时间才得以恢复。

版權聲明:本文版权归泡芙社区app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讀者評論

泡芙社区app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号×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