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訂閱付費資訊
登錄 免費注冊 我的FT 設置 登出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免費注冊找回密碼
新型冠狀病毒

東盟可以借疫情之機鏟除腐敗

霍洛維茨:東盟國家可以利用此次新冠疫情,通過建立新的社會契約和提高透明度,爲清除腐敗掃平道路。

东南亚国家应对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的成绩真可谓令人印象深刻。

尽管我们应谨慎对待数据,因为它们可能不可靠,但東盟(ASEAN) 10国的新冠肺炎感染人数仅占全球总数的1.3%,死亡病例仅占0.7%。而東盟总人口为6.61亿,占全球总人口的8.7%。

東盟应对腐败(这是另一个“看不见的敌人”)的记录就远没有那么令人印象深刻了。除了新加坡、文莱和马来西亚(马来西亚的1MDB丑闻仍给该国蒙上一层阴影),在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的全球清廉指数(Corruption Perception Index)中,東盟成员国的排名在中游(印度尼西亚、越南、泰国)或下游(菲律宾、老挝、缅甸、柬埔寨)。

然而,情况本不该如此。甚至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東盟就计划采取措施改善腐败情况。随着各个經濟体开始再度展望未来,它们获得了一个同时清除腐败的机会:如果東盟国家能够动员起来打败新冠疫情,那么它们就能采用同样的措施打败腐败。

確實,這種對比只能到此爲止。這些國家之所以能夠成功應對新冠疫情,是因爲它們曾在2002年至2004年非典(Sars)疫情期間吸取慘痛教訓,這次做好了更好的准備。

相比之下,腐敗有著更深層的根源。在公民權利脆弱、法治薄弱、公職人員薪酬過低且官僚機構集中在有權勢的精英手中的國家,人們的共識是,新冠疫情將讓腐敗重獲新生。

新的社會契約

然而,我最近在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 Development Programme)“促进東盟公平商業环境”(Promoting a Fair Business Environment in Asean)项目的经历,让我不禁要问,另一条路是否不可行。

一方面,长期以来很明显,東盟国家的政府和精英有充足的理由铲除腐败。東盟从美中贸易紧张受益匪浅。有了更完善的治理和规则执行,该地区可能成为關注环境、社会和治理(ESG)的新一代国际投资者青睐的目的地。

與此同時,政府在打擊腐敗方面的失敗,在國內正變得難以爲繼。

在新冠疫情爆发后,社会契约可能会进行重大重估,包括如何应对腐败,这取决于各国如何处理这场危机的社会和經濟影响。

在應對新冠疫情時被證明爲最成功的武器(監控技術、社會控制、執法),也可以用來控制腐敗。

通過技術提高透明度

我和我在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同事为让公共和私营部门合作打击腐败所做的一些工作说明了,我们可以怎样利用这些工具重建經濟和社会。

例如,可以把高級數據分析用于大型基礎設施投資或援助以及財政支持計劃,以確保這些重要資源用到合適的地方。現在,該地區很少有公共采購部門能夠采用這種系統。

可以設立一個基金,讓東盟所有公共采購部門獲取技術,從而能夠在訂立契約過程之前、之中、之後公開披露數據。

在私營部門正在開發的由人工智能驅動的最新刑偵技術的支持下,這種計劃可以提高公開招標的透明度,並徹底改變政府防範和發現犯罪或欺詐行爲的能力。

这种由技术带来的透明度可以与精简官僚机构相结合。泰国政府在2017年提出的“监管断头台”(但尚未全面实施),将在很大程度上减少腐败,并推动危机后的經濟复苏。

版權聲明:本文版权归泡芙社区app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設置字号×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