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訂閱付費資訊
登錄 免費注冊 我的FT 設置 登出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免費注冊找回密碼
新型冠狀病毒

報複性消費,還是報複性存錢?

徐瑾:疫情之下,报复性消费曾被寄予振兴經濟的厚望;如今报复性存钱的兴起,年轻人消费有何变化?

随着疫情稳定,国内媒体开始鼓噪后疫情时代到来。如果疫情最危险的时期已经过去,那么大众憧憬的經濟,会回暖么?

此刻,拼經濟成为核心要点,那么經濟复苏情况如何?在經濟的三驾马车中,除了投资和出口,消费被寄予厚望。“报复性消费”,曾经是大家期待的疫情后經濟反弹的强心针。

報複性消費:遲到還是缺席?

理論上,這不是行不通,就像很多人認爲,目前消費占GDP不到4成,對比發達國家5到7成的水平,顯然還有很大提升空間。

这个逻辑,如果走得通,就是房地産大涨的逻辑。走不通,就和瑞幸希望把中國变为咖啡之国类似。

如今看來,並不容易。報複性消費,應該是疫情中壓抑最嚴重的行業首當其沖,例如餐飲與旅遊。但是,從這兩個行業的恢複來看,並不理想。

以受到疫情冲击最大的旅行来看,目前还是在艰难挣扎。2020年五一长假,是旅行的传统节日,上海等地方也进行了刺激消费的举措。效果如何?按照文化和旅游部的数据显示,5月1日至5日的五日间,中國共计接待国内游客1.15亿人次,收入475.6亿元。对比2019年的四天长假,人次同比下降47%,收入同比下降63%。由此可见,不仅旅行的人数大幅下滑,大家消费金额下降甚至远比人次更多。

除了旅行,餐饮业更是受冲击的重点。2020年4月,中國饭店协会研究院发布了报告。报告透露两点信息,多数餐饮开始复工,样本餐企提供堂食比例高达88.26%,餐饮行业复工复产率大幅提升;但营业额回升有限,超九成企业营业额同比下降50%以上,94.61%的餐企客流量不足去年一半。

如此看來,即使3月數據回暖,整個情況並不樂觀。線上消費的活躍,並不能挽救線下消費甚至整體消費的萎靡。按照商務部數據,2020一季度,全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7.86萬億元,同比下降19%。

有的觀點认为,报复性消费也许会迟到,但是永远不会缺席。当下看来,比起报复性消费,更早到的是“报复性存钱”。按照央行数据显示,2020年一季度全国居民存款增加6.47万亿元,同比多了4000亿元。

報複性存錢的背後

消費的主力和潮流,往往來自年輕人,也就是“後浪們”。從數據來看,90/00後人數,大概超過人口的五分之一。這一波消費熱潮最受打擊的,恐怕是年輕人。海底撈漲價也道歉,頭部奶茶漲價卻是他們不得不接受的現實。

消费,尤其年轻人的消费,能否拯救經濟?很难。不少年轻人的消费,是依靠消费信贷支持,也就是日常的信用卡、花呗等工具提前借款,还款依靠日常工资流水。这种情况下,一旦出现裁员等情况,那么不少人原本潇洒的生活方式难以为继。按照尼尔森Nielsen最新发布的《2019中國年轻人负债状况报告》,年轻人的平均负债超过13万。更关键的,超60%的工作90後拥有实质性负债,比例高于其他群体。

經濟学者刘海影注意到,疫情之后,短期消费贷款与长期消费贷款出现了离差。在此,两者均常年大幅上涨,且短期消费贷款增速大于长期消费增速——这可能部分地反映90後涌入这个市场带来的结构化变化;

如今這一情況面臨變化,2020年,短期消費貸款斷崖下跌,這意味著什麽?劉海影認爲,這表明大家對于貸款消費,明顯更加謹慎了,“而長期消費貸款增速則翹頭上升,可能有先購買後抵押貸款的情況。兩者的不同方向變化,暗示消費者正在重新審視他們的消費決策,變得更加審慎。”

每一代年轻人,都在超前消费,也背负债务。但是这一代后浪的机会,可能少于前浪。他们错过了改革开放带来的人才红利,那个时候外企是不少年轻人的首选。他们也错过了房地産上涨的黄金时代,这意味着,也许“前浪”一句涨房租,不少年轻人就倍感压力。

未來十年,將是一個軟階層時代。軟階層是意味著階層地位不穩定的城市中等收入人群,而軟階層時代的一大考驗在于,階層不僅沒有固化,甚至有很大下滑空間——原本跻身中産的人群,很可能因爲失業裁員破産,就面臨還貸斷供的壓力。

後浪前浪的軟階層悲歌

“老婆打的,的士司機主動給她說,剛剛上車的一個男的,在車上就哭起來了。這個人年前還是武漢一個企業高管,年薪30多萬,買了一套房,月供5000元,剛剛買了一部30多萬的車,月供7000元。本來想著今年大幹一場,還清房貸車貸,以後也是有房有車的中産階級,沒有想到疫情過去,公司宣布倒閉。”

這是一位微博網友分享了一個經曆,引發不少共鳴。可以說,這也算是軟階層的典型素描,曾經以爲邁入成功上身通道,稍不留神,一次意外就可以被打回原形。更遺憾的是,對于不少後浪,甚至還沒有機會,攀爬到被打倒的位置。

如果說區別,這就是後浪和前浪最大的區別,人人都面臨淘汰的軟階層沖擊。

疫情冲击,不仅在实体层面,也在于精神层面。經濟这一架庞大齿轮,能够自我运转在于对于未来的预期,如果大家不再坚信未来的成功,资本乘风破浪的精神也会大打折扣,那么企业投资也会畏手畏脚——资本的冲击扩张,往往不是理性驱动,而是类似經濟学大师凯恩斯所谓的动物精神,存在周期性的亢奋与胆怯。

如果企业萎靡,那么员工和家庭的收入必然饱受冲击。节衣缩食,可能将是新的风尚。就像有朋友在公号徐瑾經濟人的留言,可能会出现“报复性断舍离”。这种情况下,消费趋势会有新的变化,所谓“国潮”兴起之类,不过是消费降级的另一种形式。更不用说,經濟的前景和社会的预期,也会发生变化。

中國經濟起飞,是一个后发国家超越的典型模式。也正因此,别国的往事,也许可以成为中國的借鉴。几年前,在中國經濟烈火烹油之际,我在东京,试图研究日本經濟从80年代后萎靡的秘密。我拜访了不少人,其中包含一位日本业界研究衰退最负盛名的經濟学家。他向我提出了一个与日本看起来没有直接相关的问题,却给出了日本衰退的关键因素。

他說,你知道美國大蕭條之後,多數人過了多久才去重新借貸麽?不等我會回答,他歎了口氣自己回答說,“從不”。

希望,这一些不会发生在中國身上。为此,我们唯有迈出更大的改革步伐。(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更多可见作者公号《徐瑾經濟人》(ID:econhomo)与《徐瑾财经》(ID:jinfinance))

版權聲明:本文版权归泡芙社区app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讀者評論

泡芙社区app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号×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