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訂閱付費資訊
登錄 免費注冊 我的FT 設置 登出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免費注冊找回密碼
職場

縮短工時能提高工效嗎?

雅各布斯:方洙正在新書中表示,合理安排工時或許可以解決過勞問題,還可能幫助企業提振效率、利潤和創新。

2016年,Blue Street Capital决定将工作日时长缩短至5小时。第一年,销售额增长了30%。3年后,这家加州融资公司的员工数量几乎增加了一倍,至17人。

盡管該公司縮減了38%的工作時間,增加了員工數量,而且繼續發放全職工資,但仍有一些員工不滿,並決定辭職。

这是方洙正(Alex Soojung-Kim Pang)在著作《减法:缩短工時将如何彻底改变公司做事方式》(Shorter: How Working Less Will Revolutionise the Way Your Company Gets Things Done)中的一项发现。不管你用多大的胡萝卜做诱饵,一些员工喜欢炫耀自己长时间工作,并将之视为工作成绩。或者“他们认为那些需要重新设计工作日的工作对他们一文不值”,他说。

由于縮短工時需要付出努力:重新調整激勵機制,重新設計職位、管理結構並評估績效。必須嚴格限制會議,以及社交媒體等分散注意力的工具。縮短工時還需要不斷摸索——應該將工時分散到5天還是4天?每個人都要遵循相同的工作模式嗎?

方洙正表示,合理安排工時或許可以爲性別不平等和過勞問題提供一個解決方案,還可能幫助企業提振生産效率、利潤和創新。當只有一部分員工縮短工作時間時,他們通常會在工作機會和晉升方面吃虧。

缩短工時的问题是个热门话题。新西兰金融服务公司Perpetual Guardian创始人安德鲁?巴恩斯(Andrew Barnes)出了一本名为《4天工作制》(The 4-day Week)的新书,讲述了他自己将公司250名员工的工作制由5天改为4天的经历。

他建議用試點的方式測試這種轉變,同時給員工時間來規劃工時的變化,以及如何根據季節性需求進行調整。在英國,工黨曾在去年大選前提議實行4天工作制。

方洙正表示,让他“印象深刻的是,保守党成功将(工党提议的)4天工作制抹黑成某个专门散布虚假經濟情报的苏联机构培育的疯狂的社会主义委内瑞拉发财树。”

他的觀點是,4天工作制不是“一个极左主张,尽管世界各地的工会都声援这种做法;它也不是一个极右主张。我认为这就是件好事。”

方洙正在書中研究了歐洲、亞洲、美國和澳大利亞的公司如何壓縮工作周。他原以爲這種做法只會出現在科技和設計公司——“這些地方早已有了很大的靈活性,而且工作方式上的與衆不同還可以成爲品牌的一部分”。但令他感到意外的是,療養院和呼叫中心也在壓縮工作周。

接著令他震驚的是客戶的反應。“我自己做過顧問,所以我非常明白,客戶來電話時你必須去接。”

但在他研究的公司中,客戶大體上並不在意。事實上,他們很好奇這些公司如何解決“留住員工以及工作生活平衡的問題”。那些曾經按小時計費的公司已轉向按項目計費。

他說,對縮短工時的抵制通常都會淪爲詭辯。他被告知“這種做法行不通”。原因要麽是“我的公司特殊”,要麽是“我的工作特殊”。

規模較小的組織實行起來會比較容易,而且可能更有動力進行嘗試。“在一個10人的公司裏,每一位雇員都關乎成敗。”

伦敦证交所(London Stock Exchange)最近就缩短交易日进行的磋商,可能鼓励其他大型机构重新评估各自的办公时间。然而,方洙正承认,那些拥有“数量极大的可支配劳动力”的机构将不愿改善工作条件。

版權聲明:本文版权归泡芙社区app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讀者評論

泡芙社区app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号×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