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訂閱付費資訊
登錄 免費注冊 我的FT 設置 登出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免費注冊找回密碼
文化

迷惘時該讀什麽書?

羅伊:有意識的閱讀能否改變我們的精神狀態,或是構建應對逆境的韌性?我有一個小書架,我時常向它尋求靈感與反思、成長與慰藉。

在印度這個動蕩之冬,我的閱讀方式變得越來越熟悉。如果你也閱讀,你會明白這樣的套路。首先,你會看標題,一個接一個民主國家陷入困境:英國退歐、美國將要舉行事關重大的選舉、我的國家經曆了公民身份法律抗議和暴力的一季。

然后,你本能地转向书籍——从詹姆斯?鲍德温(James Baldwin)的散文,到贾瓦哈拉尔?尼赫鲁(Jawaharlal Nehru)或圣雄甘地(Mahatma Gandhi)的书信;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关于公民自由、或丽贝卡?索尼尔(Rebecca Solnit)关于抗议力量的精辟之言;维克多?克莱普勒(Victor Klemperer)在纳粹德国时期的日记,或伟大的印度作家马哈思维塔?德维(Mahasweta Devi)在话剧中描绘的对权力说真话的代价。

我所尋求的並不是舒適或慰藉,盡管這兩者在閱讀過程中都能找到。相反,在迷惘時,這樣的閱讀會給我一個指南針,讓我分享智者的感受,並得到十分必要的希望。

有意識的閱讀能否真的改變我們的精神狀態,或是構建應對逆境的韌性?幾個世紀以來,閱讀者給人的普遍印象一直是那種被孤獨裹挾、遠離現實、被動的沈思者。然而,事實遠非如此,結構化的閱讀是對他人體驗的深入探索,可能是邁向康複、精神寄托或鼓舞的一步。

“阅读也是投资于你自己的一部分,就像健身、理财和人际交往一样。”澳大利亚作家迈克尔?麦吉尔(Michael McGirr)在《救赎我的书籍:为智慧、慰藉与快乐阅读》(Books That Saved My Life: Reading for Wisdom, Solace and Pleasure)(2018年出版)中写道。但为了幸福讀書既不是新鲜事,也不是新潮现象。1916年,美国散文家、唯一神教牧师塞缪尔?麦克霍尔德?克罗瑟斯(Samuel McChord Crothers) 为《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撰文,描述了一家由其虚构的友人巴格斯特(Bagster)经营的“文学诊所”(Bibliopathic Institute),该诊所由“胜任的专家提供阅读疗法”。巴格斯特的诊所听起来像是一栋奇妙的房子。克罗瑟斯想象,阅读治疗师——他发明了“阅读疗法”(bibliotherapy)一词——也许会治疗疲倦的商人和精疲力竭的母亲,甚至会开出一份合适的书单来治愈偏执。

到了上世纪90年代,阅读疗法越来越普遍。在美国,教育学家们列出了能激发儿童创造力的书单,从苏斯博士(Dr Seuss)到莫里斯?桑达克(Maurice Sendak),以及帮助问题青少年度过青春期的小说。心理学家开始评估阅读一系列主题——心性、佛学哲思和冥想、自我关怀和创造力——对于支持那些焦虑及抑郁人士的潜力。

我有一个小书架,我向它寻求灵感与反思、成长与慰藉。随着我不断发现自己的需要,多年来这个书架上的藏书也在缓慢、有机地扩充。我如此频繁地重读其中一些著作,以至于它们现在已成为我的一部分:薄伽梵歌(Bhagavad-Gita)和《奥义书》(Upanishads)、巴克提(Bhakti)神秘主义者的诗篇、或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Tomas Transtr?mer)和玛丽?奥利弗(Mary Oliver)的诗歌。我最需要的都在这里:桑伽姆(Sangam)爱情诗的感性、安妮?普露(Annie Proulx)和托妮?莫里森(Toni Morrison)笔下力作带来的欢愉、契诃夫(Chekhov)和吉里什?卡纳德(Girish Karnad)的睿智、塔木德(Talmud)或佩玛?丘卓(Pema Chodron)的冥想作品。

版權聲明:本文版权归泡芙社区app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讀者評論

泡芙社区app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号×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