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訂閱付費資訊
登錄 免費注冊 我的FT 設置 登出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免費注冊找回密碼
新型冠狀病毒

何日再享受“可控的發瘋”?

庫柏:居家避疫從反面突顯體育賽事對精神健康的益處。和其他球迷一起看比賽,你可以抛掉個性,擺脫顧影自憐,享受一種“可控的發瘋”。

2005年2月,美国作家亨特?S?汤普森(Hunter S Thompson)开枪自杀了,四天前,他用黑色记号笔写过一张题为《足球赛季结束了》的便条(他指的是美式足球):“没比赛了。没炸弹了。不能散步了。没乐子了。不能游泳了。67岁。50岁后又过了17年。比我需要或想要的多出了17年。无聊啊……”

現在,大家的足球賽季都結束了。世界各地的體育賽事都因這場大流行病而暫停了。這顯然不是眼下最大的精神健康風險。

法国学者埃米尔?涂尔干(?mile Durkheim)在1897年出版的《自杀论》(Le Suicide)——针对无论什么主题的最早的严肃社会学研究之一——中指出,在经历了境况的突然变故后,有些人会选择自杀。

他想到的變故有離婚、喪偶或金融危機等,但當下的封鎖隔離對每個人都是一場突變,它帶來了大規模失業和從未有過的與世隔絕狀態。

此外,我們正進入一個致命的時節:北半球自殺率通常在5、6月達到高峰。相比其他問題,職業賽事的暫停似乎無關緊要。然而它事關重大。一些體育迷失去了他們唯一的“社區”。他們將如何應對?

对许多人来说,做一个球迷只是与其他人聚在一起的一个由头。拉夫堡大学(Loughborough University)的博尔哈?加西亚(Borja García)表示,当他的研究团队要求欧洲各地的球迷记录下足球在他们日常生活中的意义时,人们发来大约1000张照片,其中有近90%没有显示任何球赛画面。

“相反,我們看到的是,客場比賽途中巴士裏的情景、帶孩子去體育場前的精心准備、賽前看台上的興高采烈。”

在體育场或者和朋友一起在电视上看比赛,你可以抛掉个性,融入一个群体。这几乎是一种启蒙运动之前的体验。“任何能让我们摆脱顾影自怜的事情都是一种解放。”《足球疯癫》(Football Delirium)的作者、伦敦精神分析师克里斯?奥克利(Chris Oakley)表示。

他還說,當球迷在看台上歡慶時,他們可以擺脫拘束,享受一種“可控的發瘋”。即使輸球也是一個與他人分享情緒的機會。

在一些家庭,唯一不會話不投機的話題就是討論全家都支持的球隊。但是,做一個球迷的美妙之處——特別是對某些男性而言——在于甚至不需要交談。只要大家聚在一起就行。

共同的球迷身份,能让最格格不入的人们对彼此敞开心扉。1968年总统竞选期间的某天晚上,汤普森和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一起乘坐豪华轿车穿过新罕布什尔州,他们在后座不停地谈论美式足球。

“那次旅行真詭異。”湯普森後來回憶道。“很可能是我做過的最吊詭的事之一,尤爲奇葩的是,尼克松和我都聊得很開心……甭管大家對尼克松還有啥說法——我仍嚴重懷疑能不能把他當個人看——至少在職業足球的方方面面,他都是個死忠的鐵杆球迷。”

还有就是一辈子追随一支球队的给人以慰藉的仪式感。“我用阿森纳(Arsenal)历年的比赛来标记自己的人生。”尼克?霍恩比(Nick Hornby)在《足球狂热》(Fever Pitch)中写道。人生的其他一切都会变——人们离婚、离开、衰老、死亡——但如果幸运,你的球队会永远陪伴你。

做一个球迷也会有机会领略刹那间的伟大,从而丰富我们的人生。罗杰?费德勒(Roger Federer)和西蒙娜?拜尔斯(Simone Biles)的天赋异禀向我们展示了人类能力的极致。这比阅读每日死亡人数强。

版權聲明:本文版权归泡芙社区app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讀者評論

泡芙社区app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号×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