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訂閱付費資訊
登錄 免費注冊 我的FT 設置 登出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免費注冊找回密碼
新型冠狀病毒

“王冠政治”的複興?或“公民政治”的回歸?

趙尋:“當代醫學”不僅不能對權力免疫,過度的醫學權威造成的“醫學正確”,正成爲新的“政治正確”,對全球公民政治形成越來越沈重的壓制。

“疫情過後的世界會怎樣?”現在,也許仍不是回答的最佳時機。然而,對世界未來的判斷並不完全取決于“疫情會怎樣?”:瘟疫的長期存在,並非人類文明史的罕見篇章;而對瘟疫成災之由來、過程及後果的理解,卻意味著對未來世界的重新定向。換言之,對問題的回答,要求我們必須首先解釋——

使“全球化”陷入近四十年來最低落狀況的根本原因,是什麽?它與時下無限制的“例外狀態”(Ausnahme)、“例外權力”之間的關系,是什麽?

三個月來,以“疫情管理”、“生命安全”爲最高目標的“生物政治學”,已經完全取得了對以公正、自由、平等、民主爲追求的“公民-國家”政治理想的壓制。期待“例外狀態”將隨疫情結束而自然消除,只是因爲沒有看到這一趨勢由來已非一日,並深藏于全球化運動中“世界性權力”的運作之中:由疫情所敗露的、對以公民信任/團結爲表征的“親密政治”的隔離,只不過凸顯了問題的特征。

我相信,未来世界的前景,即取决于人类对自身价值及其政治实现形式的抉择——中國的命运,不可能例外于“此”。这是目前最需要探讨的议题,却并非国家利益征逐、地缘政治本能、意识形态驱动等这类国际关系分析的常规作业可以见功。

从让我从疫情期间,我与女儿的分隔说起。从来不曾想到,一条北京的2千米短街,竟能隔断我与小女:三个月中,我们只能在視頻中相见。因为我无法保证,她回家的过程会100%安全;更无法保证她能像以往那样,在我与她母亲之间安然无虞地往返——“不能拿孩子冒险!”而在新童书Doctor Li and the Crown-Wearing Virus出版之前,甚至在我告诉过她“corona”就是“王冠”的拉丁文之前,每天的新闻与科普已为她绘制了“戴着王冠的病毒”的形象:“Dad!只要我们遇上一个活人,只要他(她)咳嗽一声,只要走近一条大鳄鱼(!)的距离,我们就会被凶恶的王冠病毒抓住……!”所以,当我准备接回她而她表示“等开学再回来”时,我终于明白:这个在我胳膊、肩膀上长大的小孩儿,已被成功地隔离到每天和爸爸的視頻中了。

這當然主要是由我個人的怯懦與僥幸促成的,孩子的心智還不能認識它們。但試問,在武漢封城至今的疫情中,我們還剩下多少親密,不曾被征服?我們上一次的性親密,是在何時?雖然與情人的親密從來都無法確定,但人類曆史上與大恐怖相伴隨的生育高峰,這一次大概率不會出現了:畢竟,“不做愛”,是某個世界之都都嚴肅推薦過的抗疫寶典!三個月中,我們是否出過小區、去過超市、到過發廊……?

中世紀歐洲鼠疫期間的猶太”鳥嘴醫生“

而每次出門看到的那些防護裝備,都令我想起17世紀威尼斯瘟疫期間、猶太醫生的黑色罩衫——只缺“鳥喙”——人們雖無“長棍”在手,但都緊張地目測著與路人的距離,細心地調整著步幅,以求在最遠的弧線處,超過對方……

因而,我懷疑,王冠病毒已成功制造了對“親密”的恐懼:即使疫情最終將隨風而逝,集體生活方式將會恢複——人們不再蒙面、不再超距離交流、將再次享受身體的愉悅——接下來等待人類的,不會僅僅是按下恢複鍵,接續此前的曆史。

版權聲明:本文版权归泡芙社区app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設置字号×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